皇冠信用盘www.huangguan.us)是皇冠信用盘官方正网线上开放会员开户、代理开户,额度自动充值等业务的直营平台。
皇冠正网 瑞德智能前高管独董任职信披与官宣矛盾 募投项目建设周期“变脸” 第1张

《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 亚一/作者 沐灵 映蔚/风控

为保证投资者的知情权、选择权等合法权益,相关监管机构对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工作有着严格的要求和标准,完全、真实的信息披露,对广大投资者至关重要。信息披露是否完全、是否合规,都是企业“上市质量”的判断依据之一。作为冲击资本市场的一员,广东瑞德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德智能”)或存诸多问题待解。

2018-2020年,瑞德智能的净利增速持续下滑,收现比不足1;同期,其资产负债率高于行业均值。到2020年,瑞德智『zhi』能现多家“零人”供应商,下游家电市场内销下滑。而其一家合作多年的客户两度产品抽检不合格且回款异常,未来合作或存变数。除此之外,瑞德智能信息披露频现异象,不仅前高管任职变动涉嫌选择性披露、独董在外信披与官宣对垒,其招股书披露募投项目的建设周期与环评报告“不符”,且环评报告设备数量也前后“打架”。另外,报告期内,瑞德智能合作的保荐机构被降级,且因保荐业务问题被出具警示函,或难勤勉尽责。

1

净利润增速放缓收现比不足1,资产负债率高于同行平均水平

近年来,瑞德智能净利润增速放缓。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2017-2020年,瑞德智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98亿元、8.31亿元、9.43亿元、10.9亿元,2018-2020年分别同比增长19.08%、13.41%、15.62%。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2017-2020年,瑞德智能的净利润分别为1,892.77万元、3,699.12万元、5,994.77万元、7,263.83万元,2018-2020年分别同比增长95.43%、62.06%、21.17%。

时间拉长【chang】来看,瑞德智能收现比已持续多年不足1。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2014-2017年,瑞德智能经营活动现金流入小计分别为4.3亿元、3.89亿元、3.98亿元、5.19亿元。

据瑞德智能签署日为2021年8月18日的招股说明书(以下简称“招股书”),2018-2020年,瑞德智能经营活动现金流入小计分别为5.73亿元、6.53亿元、8.8亿元。

根据《金证研》北方资本中心测算,2014-2020年,瑞德智能的收现比分别为0.76、0.85、0.79、0.74、0.69、0.69、0.81。

不止如此,瑞德智能资产负债率高于同行均值。

据招股书,瑞德智能的同行业可比公司分别为深圳拓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拓邦股份”)、深圳和而泰智能控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而泰”)、深圳市朗科智能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朗科智能”)、无锡和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和晶科技”)、深圳市振邦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振邦智能”)、深圳市朗特智能控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朗特智能”)。

据招股书,2018-2020年,瑞德智能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6.75%、63.42%、58%。同期,上述6家可比同行的资产负债率均值分别为44.76%、45.45%、42.97%。

且自2019年起,瑞德智能的毛利率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据招股书,2018-2020年,瑞德智能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1.25%、21.67%、22.33%。同期,瑞德智能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1.18%、21.66%、22.24%。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2018-2020年,拓邦股份的毛利率分别为19.95%、21.99%、24.39%,和而泰的毛利率分别为20.62%、22.25%、22.93%,朗科智能的毛利率分别为14.79%、21.7%、21.55%,和晶科技的毛利率分别为17.24%、17.73%、14.65%,振邦智能的毛利率分别为26.09%、27.89%、30.38%,朗特智能的毛利率分别为19.72%、20.95%、22.3%。2018-2020年,瑞德智能上述6家同行可比公司毛利率均值分别为19.74%、22.09%、22.7%。

综上,2018-2020年,瑞德智能不仅净利润增速放缓、收现比均不足1,还存在资产负债率持续高于同行均值的情形。此外,瑞德智能近两年的毛利率亦低于同行均值。

2

多个供应商现“零人”异象,交易真实性或遭“拷问”

供应商的资质与企业生产经营息息相关。然而,瑞德智能多个前五供应商现零人异象。

据招股书,深圳市鑫满达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鑫满达实〖shi〗业”)系瑞德智能2018年新增供应商。

据招股书,2019-2020年,鑫满达实业分别为瑞德智能第三大、第二大供应商。

据招股书,2018-2020年,瑞德智能对鑫满达实业的采购金额分别为612.27万元、1,880.51万元、2,514.05万元,合计采购总额为5,006.83万元。同期,瑞德智能对鑫满达实业采购金额分别占瑞德智能当期采购额的1.07%、3%、3.46%。

“蹊跷”的是,2018-2020年,鑫满达实业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鑫满达实“shi”业成立于2000年2月23日,经营范围系电子产品、电子线路板生产、销售等。其股东是赖锦锋、刘驰、黄季喜。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年,鑫满达实业社保缴纳人数为132人,2018-2020年,鑫满达实业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

据 *** 息,除鑫满达实业外,赖锦锋、刘驰、黄季喜名下均无其他企业。换言之,鑫满达实业或不存在社保代缴的情况。

即是说,“零人”供应商鑫满达实业为瑞德智能撑起超五千万元采购额,交易真实性存疑。

不仅如此,报告期内,即2018-2020年,瑞德智能存在一家IC芯片供应商2020年社保缴纳人数“突变”为0人。

据招股书,2018-2020年,深圳市盛友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友电子”)分别为瑞德智能IC芯片第三大、第二大、第二大境内供应商,瑞德智能对其采购IC芯片的采购金额分别为347.87万元、587.19万元、670.07万元,分别占瑞德智能当期IC芯片总采购额的4.59%、7.02%、5.74%。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19年,盛友电子社保缴纳人数均为8人。2020年,盛友电子社保缴纳人数为0人。

据 *** 息,盛友电子实控人张发祥控股的企业还有深圳市阿斯克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斯克电子”)、深圳市达天利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达天利电子”),其中,达天利电子已经注销。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截至查询日2021年10月11日,阿斯克电子暂无2020年年报数据。

此外,瑞德智能三极管供应商之一社保缴纳人数“突变”为0人,也值得关注。

据招股书,2019-2020年,深圳市国王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王科技”)分别为瑞德智能三极管第三大、第三大境内供应商,瑞德智能对其采购三极管的采购金额分别为208.91万元、261.05万元,分别占瑞德智能当期三极管总采购额的5.79%、6.79%。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2017-2020年,国王科技社保缴纳人数分别为30人、28人、26人、0人。

据 *** 息,除国王科技外,实控人王朝刚还控股深圳市众新源信息技术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众新源信息”)。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ju』数据,2017-2020年,众新源信息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人。换言之,国王科技不或存在社保代缴的情况。

经《金证研“yan”》北方资本中心研究,2017年,鑫满达实业社保缴纳人数为132人,而2018-2020年,鑫满达实业社保缴纳人数变为0人,期间瑞德智能为其创收超五千万元。且2020年,瑞德智能主要IC芯片供应商盛友电子、主要三极管供应商国王科技社保缴纳人数{shu}均降至0人。多家供应商在合作期间,社保缴纳人数骤【zhou】降为0人,瑞德智能与前述供应商交易真实性或遭“拷问”。

3

下游家电市场内销下滑,大客户产品抽检不合格且回款异常

在一个完整的产业链中,下游市场{chang}增长未及预期等因素,或增添了上游业务成长的不确定性。瑞德智能所处产业链的下游是家电市场,而国内家电市场2020年内销下滑。

据招股书,瑞德智能主营业务为智能控制器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主要产品包括各类小家电智能控制器,并逐步向大家电等领域进行渗透和拓展。

据招股书,瑞德智能主要产品是小家电智能控制器和大家电智能控制器,主要用于白色家电产品。2018-2020年,小家电智能控制器、大家电智能控制器两类产品的销售收入占瑞德智能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7.39%、96.86%、97.91%。

招股书,2018-2020年,按地区划分主营业务收入,瑞德智能境内销售额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6.77%、98.31%、98.55%。

据中国家用电器研究院2020年7月30日发布的 *** 息,2020年上半年,家电国内市场零售额累计3,365.2亿元,同比增长率为-18.4%。另据海关总署数据,2020年上半年家电(空调、冰箱、洗衣机部分厨房家电和生活电器)累计出口额为1,870亿元,同比增长率为4.2%;液晶电视出口额378亿元,同比增长率为-10.7%。

且中国家用电器研究院援引自全国家用电器信息中心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国内家电线上渠道销售规模为1,523.5亿元,同比增长3.7%。线上市场的规模占比进一步提高至45.3%,较去年同期增长9.7个百分点。由于消费重心向线上进一步的转移,上半年线下销售占比持续萎缩至整体市场的54.7%,零售额累计1,841.7亿元,同比增长率为-30.6%。

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主管的中国质量新闻援引自中国家用电器研究院、全国家用电器工业信息中心数据 ju[,2020年家电行业国内累计销售7,297亿元(品类涉及彩电、白电、厨卫、小家电产品),较上一年同期下滑9.2%。而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家电行业出口4,582亿元(品类不含彩电),同比增长24.2%。

2020年,家电行业国内销售下滑,此背景下,瑞德智能的市场表现或是否具备不确定性?或该“打上问号”。

此外,瑞德智能部分大客户因产品质量不合格被行政处罚等问题,同样值得关注。

其中,瑞德智能第一大客户母〖mu〗公司营收净利增速双下滑,存在产品召回情形,且行政处罚不断。

据招股书,浙江绍兴苏泊尔生活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绍兴苏泊尔生活电器”)、浙江苏泊尔家电制造《zao》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泊尔家电制造”)因受同一控股股东浙江苏泊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泊尔”)控制而将其交易金额合并计算。

据苏泊尔2020年年报,苏泊尔合并范围包括其及全部子公司,子公司是指被苏泊尔控制的主体,其中包括全资子公司绍兴苏泊尔生活电器、苏泊尔家电制造。

据招股书,2018-2020年,绍兴苏泊尔生活电器、苏泊尔家电制造合并计算均为瑞德智能第一大客户。同期,瑞德智能对该第一大客户的销售额合并计算分别为2.7亿元、3.1亿元、2.89亿元,分别占其同期销售额的32.44%、32.83%、26.54%。

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2017-2020年,苏泊尔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41.87亿元、178.51亿元、198.53亿元、185.97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8.75%、25.83%、11.22%、-6.33%。同期,苏泊尔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13.08亿元、16.7亿元、19.2亿元、18.46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分别为21.35%、27.7%、14.97%、-3.84%。

,

usdt支付接口www.caibao.it)是使用TRC-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Usdt收款平台、Usdt自动充提平台。免费提供入金通道、Usdt钱包支付接口、Usdt自动充值接口、Usdt寄售回收。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一键调用API接口、一键出售Usdt。

,

不难看出,2019-2020年,苏泊尔营收、净利增速均呈下滑趋势,且2020年,其营收、净利双双陷入负增长。

另一方面,绍兴苏泊尔生活电器曾两度因产品不合格受到处罚。

据绍越市监罚字〔2020〕120号文件,2020年5月28日,绍兴苏泊尔生活电器因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被绍兴市越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处以2,500元罚款并没收违法所得的486.38元。

据绍越市监罚字〔2020〕428号文件,2020年10月28日,绍兴苏泊尔生活电器因生产、销售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和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产品,被绍兴市越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处以5,184元罚款。

值得关注的是,报告期内,即2018-2020年,苏泊尔生产的电水壶,存在被召回2.53万台的情形。

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2019年12月20日发布的《绍兴「xing」苏泊尔电器召回部分电水壶产品》,绍兴苏泊尔电器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备案召回计划,将召回2019年3月4日至2019年3月6日期间生产的“SUPOR”牌SW-15T66C电水壶,涉及数量为2.53万台。

据招股书,2018-2020年,瑞德智能对苏泊尔销售的产品生活电器智能控制器,对应的终端应用产品均包含电水壶。

这意味着『zhuo』,报告期内,作为瑞德智能长期合作第一大客户,苏泊尔2020年营收净利增速下滑;且直接合作的全资子公司又因产品质量问题收罚单,曾在2019年召回电水壶,其中是否包括瑞德智能与苏泊尔合作应用于终端电水壶的产品?犹未可知。

无独有偶,瑞德智能累计成交超亿元的大客户,也存问题待解。

据招股书,2018年11月〖yue〗5日前,东莞市金鸿盛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莞金鸿盛电器”)与安徽金鸿盛电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金鸿盛”)的实际控制人均为自然人股东高跃平。

据瑞纳智能签署日为2021年3月19日的招股说明书申报(bao)稿(以下简称“招股书申报稿”)及招股书,2017-2018年,安徽金鸿盛、东莞金鸿盛电器合并计算分别为瑞德智能第二、第三大客户。同期,瑞德智能对其销售额合并计算分别为4,203.23万元、6,097.67万元,分别占当期销售额的6.02%、7.33%。

据招股书申报稿及招股书,2017-2020年,瑞德智能对东莞金鸿盛电器的销售金额分别为1,699.8万元、3,327.61万元、1,664.36万元、12万元。2017-2019年,瑞德智能对安徽金鸿盛的销售金额分别为2,533.43万元、2,770.05万元、467.36万元。

则2017-2020年,瑞德智能对安徽金鸿盛、东莞金鸿盛电器合计【ji】销售1.2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瑞纳智能『neng』对安徽金鸿盛和东莞金鸿盛电器的销售收入减少的主要原因系该客户回款异常,不利于其资金周转,瑞纳智能主动减少与其业务合作所致。

据招股书申报稿及招股书,2017-2019年,安徽金鸿盛、东莞金鸿盛电器均为瑞德智能大家电智能控制器业务的第一大客户。同期,瑞德智能对该第一大客户的销售额分别为4,202.15万元、6,003.29万元、1,934.51万元,分别占其同期大家电智能控制器业务销售额的84.46%、69.23%、37.5%。

且2017-2018年,瑞德智能向安徽金鸿盛、东莞金鸿盛电器销售的产品为空调智能控制器。

截至2020年12月31日,瑞德智能与安徽金鸿盛已不再继续合作,应收账款余额为 4.71万元;瑞德智能与东莞金鸿盛电器、广东世联电器有限公司仍有部分合作,瑞德智能对其销售收入分别为12万元、2,487.13万元,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0.46万元、623.94万元。

据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主管的中国质量新闻网 *** 息,2017年8月16日,国家质检总局通报2017年第二批房间空气调节器产品质量国家监督抽查结果。其中,安徽金鸿盛分体定频热泵型挂壁式房间空调器抽检不合格。

据(淮北)质技监罚字[2017]4号文件,2017年11月6日,安徽金鸿盛因2017年度国家产品抽检不合格,被淮北市【shi】质量技术监督局处罚。

此外,据(2020)粤0604执19847号文件,安徽金鸿盛被限制高消费。据最高法院 *** 息,2021年,安徽金鸿盛被列为被执行人,“高跃平”被列为被执行人。

上述表明,报告期内,瑞德智能第一大客户苏【su】泊尔营收净利增速双双下滑,且合作的2家苏泊尔全资子公司曾因产品质量问题收罚单。且2017-2020年,瑞德智能累计成交上亿元的大客户东莞金鸿盛电器和安徽金鸿盛,两度抽检产品不合格,且瑞纳智能对其销售收入还存在回款异常的问题。种种异象之下,瑞德智能与上述客户的合作是否存变数?尚未可知。

4

前高管任职变动涉嫌选择性披露,独董在外任职信披与官宣对垒

信披无小事。此方面,瑞德智能前财务总监离职后或仍在瑞德智能子公司任职,与其公告及招股书信息披露矛盾。

据瑞德智能2018年1月31日发布的公告,2018年1月30日,瑞德智能董事会收到原财务总监李海琳的辞职报告。公告显示,原财务总监李海琳辞职后不在瑞德智能及其子公司担任其他职务。

据招股书及瑞德智能2018年2月6日发布的公告,瑞德智能第二届董事会第八次会议聘任梁嘉宜为其财务总监。原财务总监李海琳辞职后不在瑞德智能及其子公司担任其他职务。

然而,事实或并非如此。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数据,截至2019年8月7日,李海琳在瑞德智能全资子公司浙江瑞德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德电子”)担任监事职务。

也就是说,报告期内,瑞德智能在其高级管理人员任职变动信息披露过程中披露,原财务总监李海琳2018年2月6日辞职后不在瑞德智能及其子公司担任其他职务。然而,市场监督管理局显示,李海琳截至2019年8月7日任职瑞德电子监事,招股书却“隐而未宣”,令人费解。

不止如此,瑞德智能对其独立董事刘有鹏担任商业银行董事的信息披‘pi’露现疑云。

据招股书,刘有鹏为瑞德智能独立董事。截至招股书签署日2021年8月18日,除瑞德智能外,刘有鹏还同时兼任安徽全柴动力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柴动力”)、合肥丰乐种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乐种业”)的独立董事。且2015年1月至2019年11月任安徽全椒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椒农村商业银行”)独立董事。

据市场监督管理局及 *** 息,截至查询日2021年11月11日,全椒农村商业银行主要人员信息中,刘有鹏担任董事,且高级管理人员备案的变更未涉及刘有鹏的任职变更。

即是说,招股书披露刘有鹏2019年11月不再担任全椒农村商业银行独立董事,为何官宣显示刘有鹏或仍在全椒农村商业银行担任董事?令人困惑。且其前财务总监李海琳的任职变动涉嫌选择性披露,瑞德智能的信披质量或遭拷问。

5

募投项目建设周期与环评报告对不上,信披现疑云

此番上市,瑞德智能募投项目“安徽瑞德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建设周期存在“打架”情形。

据招股书,“安徽瑞德生产基地建设项目”是瑞德智能此次的募投项目之一,项目备案号为2020-340123-41-03-033736,项目环境影响批复文件为肥环建告【2020】008号。该项目总投资额为2.69亿元,拟建设于安徽省合肥市肥西经开区沣河路与恒山路交口,土地使用面积为10.26万平方米。该项目实施主体为安徽瑞德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瑞德”)。

据肥西县生态环境分局2020年10月30日公示的《安徽瑞德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环境影响报告表》(以下简称“环评报告”),“安徽瑞德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的批准文号为2020-340123-41-03-033736,总投资2.69亿元,建设地点为合肥市肥西经开区沣河路与恒山路交口。

因批准文号一致,“安徽瑞德生产基地建设项目”与“安徽瑞德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生产基地建设项目”为同一项目。

而关于“安徽瑞德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的建设周期,招股书与环评报告“对不上”。

据招股书,瑞德智能募投项目“安徽瑞德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建设周期为18个月。

据环评报告,“安徽瑞德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建设周期为14个月。

同一项目,招股书与环评报告在项目建设周期上却出现数据“打架”情况,瑞德智能招股书瑞德智能信披质量或“打折”。

与此同时,环评报告披露的回流焊机数量,出现前后不一的“异象”。

据环评报告,“安徽瑞德生产基地建设项目”主要生产设备一览表中,回流焊机数量为16台。

据环评报告,主要生产设备噪声分析中,在其他主设备数量与主要生产设备一览表一致的情况下,回流焊机数量变为18台,且连续出现6次。

可见,对于同一项目“安徽瑞德生产基地建设项目”,招股书披露的建设周期比环评报告多出4个月。同时,回流焊机数量在环评报告中前后不一致,瑞德智能信披现疑云。

6

保荐机构被降级被出具警示函,或难勤勉尽责

中介机构作为肩负核查验证上市公司质量的“看门人”,监管对其履职也具有高要求,而瑞德智能此番上市的保荐机构2020年被降级,2019年曾因上市保荐业务未能充分履行勤勉尽责义务“吃”警示函。

据招股书,国元证券股份有『you』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元证券”)为瑞德智能此番上市合作的保荐机构。

据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2020年8月26日发布的《中国证监会公布2020年证券公司分类结果》,证券公司分类结果是证券监管部门根据审慎监管的需要,以证券公司风险管理能力、持续合规状况为基础,结合公司业务发展状况,对证券公司进行的综合性评价,主要体现的是证券公司治理结构、内部控制、合规管理、风险管理以及风险控制指标等与其业务活动相适应的整体状况。

据证监会公告〔2020〕42号文件,证券公司分为A(AAA、AA、A)、B(BBB、BB、B)、C(CCC、CC、C)、D、E等5大类11个级别。

据中国证监会公布的2018-2020年证券公司分类结果,2018-2020年,国元证券的级别分别为BBB、A、BBB。

除此之外,2019年,国元证券因保荐业务不规范被证监会出具警示函。

据中国证监会安徽监管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2019〕31号文件,2019年11月29日,国元证券因在保荐安徽黄山胶囊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过程中,存在部分尽职调查程序不规“gui”范的情形,未能充分履行勤勉尽责义务,被安徽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据中国证券业协会 *** 息,协会根据《证券公司保荐业务规则》建立保荐代表人名单分类机制,公布“保荐代表人分类名单A(综合执业信息)”、“保荐代表人分类名单B(机构验证类)”、“保荐代表人分类名单C(处罚处分类)”。

据中国证券业协会,截至2021年10月12日,保荐代表人分类名单C(处罚处分类)中,国〖guo〗元证券2021年有3位保荐代表人被处罚。

那么,国元证券2019年曾因保荐业务问题遭警示、2020年被降级。作为瑞德智能此次上市的保荐机构,国元证券能否勤勉尽责?或该“打上问号”。

患生于所忽,祸起于细微。瑞德智能冲击资本市场或存诸多问题,未来能否经受住资本市场的“审视”?

,

平台出租chat.9cx.net)专业为欧博、亚星『xing』、环球UG、皇冠等任意平台定制开发全自动管理系统。接入菜宝钱包的TRC20-USDT支付系统,自主开发IM客服系统,提供专业的网上运营管理系统。系统实现注册、充值、提现、客服等全自动化功能。采用的USDT匿名支付、阅后即焚的IM客服系统,让您的运营更轻松更安全。

Allbet Gaming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瑞德智能前高管独董任职信披与官宣矛盾 募投项目建设周期“变脸”
发布评论

分享到:

欧博注册:特朗普竞选司理,阳性 白宫或发生“超级流传事宜”
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